5.0

2022-09-02发布:

伊人无码综合恶魔的女儿

精彩内容:

Contents

  聽到隔壁發生開門的聲音,藤堂透過窗戶往下看,那是剛搬來的一家人,好像只有一個女兒。

  透過藤堂的窗子,很巧的能看清那個女孩子的臥房內的一切景物。

  女孩子剛從學校回來,長長的秀髮,長得很秀氣,應該是十四

  或是十五歲而已。真是好風景,女孩子解開學生裙,露出包裹著豐滿屁股的草莓內褲。藤堂一邊自慰,一邊窺視著樓下和自己女兒一樣大的女孩子更衣。

  「叩叩叩┅┅」

  樓下的女孩子聽到敲門聲,急忙露著赤裸裸的雙腿去開門。

  藤堂偏了偏頭,看到女孩子的門口出現穿著西裝褲的雙腿。是女孩子的爸爸吧?藤堂這樣想。然後看到穿著西裝褲的男子跟少女回到了室內。

  

  接下來,藤堂看到如夢境般的景像。好像是正在跟女兒交談的男子,一邊講話一邊解開褲帶露出了下體。坐在床邊仍穿著白色學校制服的少女,臉部靠近男人的雙腿間了。

  「口交?」

  由藤堂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孩子的後腦,那個少女明顯地正在對那男子勃起的陰莖進行口唇的服務。男子的手也沒有閑著,解開了少女的鈕扣,一只手伸入女孩子的衣內,撫著女孩子的乳房。

  「是女孩子的爸爸嗎?如果不是,那他又是誰呢?而且這個女孩子還未成年呢!」藤堂不禁在心裏起了問號。而且,女兒的影像漸漸地和那個少女重疊在一起。

  和自己女兒同年齡的少女正在激烈地爲男子進行口交,是否還沒回來的女兒也正在某處,爲陌生的男子進行著同樣的行爲?

  樓下開始更激烈的活動了,男子開始激烈的搖晃腰部,少女好像忍受不住,抓著男子的腰部想要抵抗的樣子,但是男子緊緊的握著少女的頭部,毫不憐惜地用力沖刺著。這個男子想在女孩子的口中發射嗎?

  然後看到男子用力挺起下體,雙腿微微顫抖,隱約聽到少女發出的「嗚┅┅鳴┅┅」聲音。

  男子爽快地抽插著,似乎每次都重重的在少女的口腔深處射出濃稠的汁液。

  1次,2次,3次┅┅藤堂數著男子的發射次數。

  終于男子放開了少女,少女偏過頭,看到男子沾滿黏液已經萎縮的陰莖。少女俯在自己的床邊一邊咳杖,一邊從嘴邊嘔出白色的黏液。

  藤堂看到才十四歲的美少女紅透的臉頰,用細細的手指拭去唇上猥亵的白色的液體,和從女孩半開的制服裏露出剛發育的乳房。

  藤堂幾乎是全力地在調查那一家的人。女孩子叫香織,媽媽叫做靜香,那個男子叫哲也,正是女孩子的爸爸。

  香織平常就像個同年齡的女孩,文靜且有禮貌,但是一但爸爸進了她的臥房後就變了。

  藤堂常常透過窗戶窺視著那對父女,那個哲也好像對女兒進行性教育般的指導著,讓女兒擺出如AV女優的難堪姿勢去服侍他的肉棒,藤堂乾脆買了攝影機偷偷地錄下父女倆的交媾。

  讓藤堂驚訝的是,哲也好像不怕女兒會懷孕似的,每次性交都盡情地在女兒的身體內發洩。數次完事後,看到少女的大腿間仍然垂挂著白色的黏液,匆匆地捂著私處趕到盥洗室。

  偶而會拍攝到,在女兒房間清理的媽媽靜香被哲也推倒在女兒的床上,夫妻倆進行交媾著,靜香就如同剛成熟的香織般誘人。

  還未成年的女兒香織,陰戶上長著一點點稀疏的陰毛;靜香可能是被哲也所要求,刮淨了陰戶上的陰毛,所以藤堂能清楚的拍下靜香猥亵的陰唇緊緊纏繞住哲也腫脹的陰莖的畫面。

  不過母女倆絕對沒有同時跟父親做愛的情形,也就是說,母親靜香還不知道靜香已經被爸爸所開發了呢!

  藤堂不知何時開始注意自己的女兒。同樣十四歲的少女,明子就如同隔壁樓下的少女般開始發育。在看電視時刻意地搭著明子的肩膀,然後從半開的領口窺視女兒發育中的乳房。或者刻意地要明子清理地板,然後從後面盡情欣賞女兒誘人的屁股。

  女兒彎腰俯在地上,從她拉高的短裙下露出緊緊包著少女雪白的屁股的棉內褲,從這個姿勢,清楚地看到女兒豐滿的陰戶在內褲上所印出的明顯輪廓。藤堂腦海裏浮現出隔壁的少女用同樣的姿勢俯在床上,挺高了雪白的屁股讓父親插入的畫面。

  「爸爸,就這樣子插入。」

  好像看到明子俯在床上,害羞的用手指撐開胯間的密處,左右分開自己的陰唇,露出少女粉紅色的黏膜。

  「這個沒人用過的處女地,讓爸爸第一次進來。」藤堂撫摸著女兒雪白的屁股,握著勃起得快要爆炸的肉棒,在女兒微張的腔口上擦拭著,微張的腔口滲出透明的淫液,沾濕了龜頭。太爽了!女兒的陰唇溫柔地包覆住腫脹的龜頭,好像在輕輕吸吮著。

  用力地挺出下體,進入了從沒使用過的肉縫,讓女兒發出難捺的呻吟。

  「怎幺樣?這是你的第一根肉棒┅┅很棒嗎?」藤堂深深地插入女兒初經人事的陰道,少女未發育的黏膜被撐開,腔內的皺摺緊緊的纏住肉棒。

  藤堂低頭確定肉棒完全進入女兒的體內,「第一次會痛吧?」藤堂一邊停留在女兒的體內享受,一邊撫摸著女兒幼嫩的乳房。

  沒有保險套,所以女兒的子宮也會是第一次承受男人的精液。想到這裏,藤堂開始努力地沖刺。

  「爸爸┅┅啊┅┅爸爸┅┅」明子翻著白眼呻吟著,享受到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

  「還沒呢┅┅」藤堂捉著明子的腰,持續地沖刺著,把女兒推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最後當然是狂吻著女兒的嫩唇,把濃濃的精液射進女兒的子宮內。

  「爸爸,你怎幺在這裏睡著了?」

  藤堂張眼看著自己的女兒站在面前,才發現剛才只是一場夢境。

  明子剛洗好澡,沒有穿胸罩的乳房在睡衫上印出明顯的乳頭。

  「就是啊,就要回房間去睡了。」藤堂發現內褲濕了一片,剛才在夢中與女兒交媾竟然夢遺了。

  「來┅┅親一個後去睡覺。」藤堂對女兒說。

  明子溫順地附倒父親的身邊,藤堂趁勢抱住女兒,讓少女的乳房緊貼在自己身上。聞到女兒身上散發的香氣,本來應該落在臉頰上的親吻,藤堂刻意的偏了下去,不偏不倚的吻上女兒的櫻唇。

  明子像觸電般靜止在那邊,藤堂因爲奪走女兒的初吻暗自高興著,手也不安份地摸著女兒豐滿的屁股,發現女兒的睡衫下似乎沒穿內褲。

  「爸爸好髒喔!」回過神的明子笑著掙脫藤堂,雪白的手在嘴唇上擦著,然後回身走進自己的房間。

Contents

伊人无码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