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久久五月天亚洲综合三大燕国淫传

精彩内容:

在某一世界,東方有叁大燕國,其中,南燕帝國,七百五十萬平方公裏,包括山東半島及東洋諸島;後燕帝國,二百五十萬平方公裏,包括東北亞廣大地區,如河北,遼東,大漠,濱海地區,鮮卑半島,等等;西燕帝國,七十萬平方公裏,包括川陝豫,擁有西方諸附屬國,包括西秦雅利安王國,其疆土自西燕以西直至黑海北岸,皆水草肥美之地,面積一千余萬平方公裏;波斯帝國,包括大陸部分和南方諸島,一千二百萬平方公裏;凱爾特帝國,地跨南北兩大洲,九百萬平方公裏;法蘭克王國,包括衆多日耳曼人,八百萬平方公裏;再往西還有島上凱爾特王國,七百萬平方公裏,皆爲西燕附屬。且說西燕帝國第四千一百八十叁億代皇帝慕容烽,年方十六,身長七尺,是一位武功蓋世的小英雄,提叁百斤兩柄鐵錘,武勇絕倫。說起這西燕慕容鮮卑人,有些雅利安血緣,而南燕慕容鮮卑人,則有些荷蘭及大和血緣,故慕容鮮卑人皆男人英武女人俊美。慕容烽居于西燕都城長安,那長安乃當世最大最繁華的城市,美婦如雲。英雄好色,慕容烽也不例外,他後宮裏有宮中婦一萬五千。他不用到民間去找,他家的婦人就很美貌,于是,他的母親,姨母,姑母,姐姐,外甥女,等等女性近親,都被他收在宮內。
慕容烽的姑母慕容寶,58歲,身高1米68,高大豐滿白嫩,美貌,他的母親
慕容秋,1米67,54歲,也是美貌婦人,大乳房。慕容寶是慕容烽的皇後,而慕
容烽的母親慕容秋則是他的王妃。這兩個性感熟婦還是親姐妹,都是慕容烽父親的姐姐,大姐二姐,是老姐妹花了。這年已是慕容烽在位第叁年了,慕容烽起叁十萬大兵東征,打算與後燕帝國交戰。臨出發前的一個夜晚,慕容烽來到姑母皇後的宮裏,出征前,他打算好好玩玩這位性感的姑媽。進得宮來,卻見那慕容寶,穿著透明的薄衣,正半躺在床上,兩只大乳房,垂在腹部,黑色的大奶頭,甚是誘人。她一年前爲侄皇帝生了一女,奶水多,正一手扶了大乳房往外擠奶哩。王妃慕容秋正端了個盆子給皇後接奶。小英雄見了,陽具一下硬了,他走上前去,抓住皇後的大乳房,緊緊抓住,然後張開血盆大口,將姑母那大奶頭子一口吞下,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勁,拚命吮吸,姑媽甘甜的乳汁被他大口吸下肚去。吃了姑媽的奶,慕容烽只覺得小肚子下陣陣發熱,不由張口狠咬姑媽的大奶頭,直疼得那婦人叫了起來:「皇上,輕點咬,姑母吃不消啊!」那慕容烽一邊狠咬,一邊又去揉摸姑媽另一只大乳房,擠她的奶,他的母妃急忙用盆接住。白色的乳汁噴出,劃出美麗的弧線,直瀉入盆中。慕容烽又抓住母妃的大乳房,母妃爲他生的女兒已叁歲了,仍在哺乳。慕容秋奶子被抓,少帝用力一擠,母妃的奶也被擠出,正瀉在她端的盆子裏。姑母大奶頭被咬,母妃大乳房被擠,兩個貴婦人都忍不住叫了起來。慕容烽欲火中燒,這兩個婦人是他最愛玩弄的,今天絕計不能放過。
他見那盆裏的奶水已接了大半盆了,便接過來放在地下,命那兩個老婦在盆裏洗腳。那兩老婦的腳皆長得秀美白嫩,四只嫩腳放在盆裏,在她們自己的奶水裏洗著。慕容烽看得是陽具更硬.二婦人洗了嫩腳,慕容烽一把捉住,將那四只沾滿奶水的嫩腳盡情吮吸,舔得幹幹淨淨。然後,端了那盆洗嫩腳的奶水,大口大口地狂飲下肚!那洗嫩腳奶水實在是最好的春藥,慕容烽喝了,陽具暴起!他將姑後一下掀翻在床,將她兩條美腿掀過頭頂,姑母的濃密陰毛肛毛一下子都呈現在他眼前。募容烽力大無窮,那老婦如何掙紮得過,只好擺著這個屈辱的姿勢,任侄皇帝處置。慕容烽貪饞地舔著姑母的陰道,舔著陰唇裏的嫩肉,姑母呻吟不絕,淫水不斷,白沫一股一股不停地流出,慕容烽都吃下肚去。吃了姑母的淫水,慕容烽更是瘋狂,他先是去舔姑母的陰蒂,被他玩弄了這些時,慕容寶的陰蒂早已直立,現在被侄皇帝舔弄,陰蒂更是漸漸腫脹。姑母忍不住呻吟不止。慕容烽竟喪心病狂地伸出魔爪狠擰姑母的陰蒂,姑母疼得不住嚎叫……經過慕容烽的百般摧殘,姑母的大陰蒂腫脹得大如紅棗!她痛苦地呻吟著,她是個騷婦,陰蒂本來就大,被侄兒這幺一玩弄,就更加腫大了。姑後慕容寶就這幺美腿被掀起,亮出陰戶,亮出腫大的陰蒂,慕容烽看在眼裏,倍感刺激,他不時地用手指去戳那大陰蒂,每戳一下,姑母就疼得慘叫一聲!然後,慕容烽又埋頭于姑母陰部,一下又一下地舔那腫大得如大紅棗的大陰蒂,還一口接一口地吮吸那大陰蒂,姑母疼得慘叫得更厲害了!聽著姑母的慘叫聲,慕容烽更覺刺激,他不顧姑母疼痛難忍,殘忍地將陽具頂住姑母腫脹的大陰蒂,同時兩手抓住母妃慕容秋的大乳房,殘暴地撕咬她的大奶頭,兩個貴婦被他弄得叫做一團!慕容烽又命母妃撅起肥白的屁股跪趴在床上,她的大奶頭在姑後眼前晃動,姑後慕容寶忍不住吮吸弟媳兼二妹的乳頭,吮吸乳汁,而慕容烽則將一根圓滑的木棍往姑後陰戶裏捅,同時無恥地舔弄母妃長著肛毛的精致屁眼。那棍捅到姑母子宮,她疼得直叫,而母妃屁眼被兒皇帝舔弄,又忍不住癢得直叫。慕容烽從姑母陰道中拔出那棍子,慢慢插入母妃的屁眼,又拿起早已准備好的一個大蘿蔔,凶狠地塞入姑母的陰道,兩貴婦都快被撕裂了,發出撕裂的慘叫!慕容烽又取出四個沉甸甸的銅夾,夾在姑後與母妃的大奶頭上,後妃兩位老姐妹花哭叫得更厲害了,直叫「陛下饒命」。慕容烽持棍猛捅姑母屄,越捅越快,次次直搗子宮,姑後慕容寶疼痛難忍,忍不住狠咬慕容秋的大奶頭,老姐妹花叫作一團。慕容烽又從後捉了母妃的兩只嫩腳,並在一起,隨後挺陽具去捅那兩只嫩腳的腳心,母妃的嫩腳著實白嫩柔軟,陽具捅上去,實在舒服極了。那慕容秋的嫩腳,腳形修長,異常白嫩,又白又軟,看著就引人獸欲。看著如此秀美的嫩腳被自己捉住,被自己強硬的陽具一下又一下地頂撞侵犯,慕容烽心裏一癢,再也控制不住,便射在母妃的嫩腳上。母親的嫩腳被他的精液玷汙了,他覺得痛快極了。慕容烽連聲吼叫著,極痛快地猛烈地長時間地向母妃嫩腳上噴射著,激流勇進,射得慕容秋嫩腳上到處都是。慕容秋跪趴著,兩只嫩腳在後面任由兒皇帝亵弄,她嫩腳被射,癢得連聲呼喚,叫個不停。
那慕容烽持續瘋狂勁射,射了很多,連續噴射多時,方才射盡,他長出了一口氣,感覺舒暢極了!慕容烽將陽具塞入姑後嘴裏洗淨,又去塞入母妃口內,在母妃口內,少帝陽具漸漸地再度強硬,他也不管母妃是否吃得消,一味往母妃喉嚨深處裏頂,頂得母妃嗚咽不止。與此同時,他又命母妃將嫩腳伸入姑母嘴裏,命姑母將母妃嫩腳上的精液舔得幹幹淨淨,並且全部吃下。西燕皇帝見母妃被自己的陽具頂得又嗆又憋,幾乎無法喘息,這才拔出陽具。慕容烽又取來一根大蘿蔔,也強行頂入母妃的陰道,然後將兩把椅子並放,中間間隔一尺有余,他命後妃二老婦蹲在椅子上,都是兩腳分開在兩椅子上,胯下懸空,兩婦人面對面,胯下各伸出半根大蘿蔔,那情景很是香豔刺激!皇帝命姑後和母妃各用其玉指拈起一只大奶頭與對方的大奶頭互相摩擦,兩老婦癢得叫了起來!慕容烽則蹲在她們胯下,將她們的濃密陰毛剪了一些,然後用剪下的大把陰毛去撩撥她們的尿眼,二老婦癢得忍不住尿了出來,慕容烽蹲在她們胯下被淋得騷尿滿面,他興奮極了,大口喝著,津津有味。他又鑽出來,用那些陰毛去撩弄二老婦的柔密腋毛,二老婦癢得叫個不停。他讓她們坐在椅子上,各坐一把椅子,又捉了她們的嫩腳,拿那些陰毛細細地撩弄她們白嫩敏感的腳心,姑後母妃癢得受不了,不停地叫喚掙紮,但她們的嫩腳被力大無窮的西燕皇帝捉住,哪裏掙紮得脫?到後來她們實在受不了,忍不住哭叫起來。慕容烽把她們四只嫩腳逐個放入口中,細細品嘗,連呼美味!然後,西燕皇帝命母妃將兩條玉腿搭在椅子兩邊的扶手上,兩腿大張,陰戶開放,他伸手抓住母妃慕容秋的大乳房,一口咬住大奶頭,下面將又長又硬的陽具直搗母妃子宮,母妃被奸弄得死去活來,嚎叫不絕。慕容烽又將姑後弄到母妃這邊,背朝自己,兩腿分開搭在母妃腿上,大奶頭伸到母妃嘴裏,母妃被慕容烽奸得疼痛難忍,便忍不住狠咬姑後的大奶頭,疼得兩個老婦都嚎叫不絕!方才是姑後咬母妃,現在是她被母妃咬。慕容烽又從母妃屄裏拔出陽具。他先是無恥地舔姑後慕容寶的屁眼,然後從後抓住她的大乳房,強行將陽具頂入她的精致屁眼。
姑後被侄皇帝從後捅入屁眼,無法躲避,只得哭叫哀求陛下輕點。慕容烽同時又從下面擡起母妃慕容秋一條美腿,將她一只嫩腳含在嘴裏,大口撕咬她翹起的玉趾,于是母妃也哭叫哀求起來……出征前,姑後母妃被慕容烽蹂躏了叁天叁夜,她們都是上了年紀的婦人,受不了如此獸性折磨,陰道和乳頭等敏感部位都被摧殘得受了傷,她們都被糟蹋得起不來了。慕容烽命手下將她們放上臥車,隨軍而行。
西燕皇帝一聲號令,提錘上馬,大兵起動,浩浩蕩蕩殺向東方,直取後燕帝國。
一路上,慕容後妃二人每天都遭到西燕皇帝獸性發泄的蹂躏,欲知詳情,且聽下文。
叁大燕國淫傳(二)
慕容寶,58歲,後燕皇帝的母妃,人稱「大奶羊」。慕容珠,慕容寶的二妹,宮中貴婦。慕容錫,二十八九歲,後燕皇帝,賈寶玉式的人物,慕容寶的兒子。慕容立,慕容錫庶長兄,叁十余歲,雙镗大將,武功高強,慕容珠的兒子。
慕容烽,西燕皇帝,十六歲,大錘公子,武功更高。且說十六歲的西燕皇帝慕容烽,提了叁百斤兩柄鐵錘,率叁十萬大兵東征後燕。這位西燕皇帝,人稱大錘公子慕容烽,威震天下,自十二歲出道以來,戰無不勝,此次起兵後一路連戰連捷,直殺到河北,直逼後燕帝國的都城邺城。後燕皇帝慕容錫,年齡二十八九歲,雖然他有著慕容鮮卑人的傳統,長得高大英武,但實際上是個賈寶玉式的人物。他的庶長兄慕容立,是他姨母所生,卻是一條好漢,叁十余歲,身長一丈,白面大將,胯下棗紅馬,提二百四十六斤兩柄短把鳳翅镏金镗,武勇絕倫,封爲趙公,人送外號雙镗大將,趙公慕容立。後燕連接敗報,慕容錫立即派這位大哥挂帥出征。雙镗大將慕容立率十六萬後燕兵,在邺城西五十裏的原野上與西燕軍展開大戰。兩軍混戰于原野之上,殺聲震天,刀槍蔽日。慕容烽是錘震天下的著名虎將,天下稱爲「大錘公子」,作戰從來是身先士卒,當下殺入敵陣,揮動大錘,擋者紛紛落馬,死于錘下。在亂軍中,慕容烽正撞見慕容立,遂大喝一聲:「逆賊!
拿命來!」拍馬上前,劈頭便是一錘,慕容立擡雙镗招架,雙镗大將迎戰大錘公子,大戰了叁十余合,雙镗趙公慕容立雖勇,也擋不住大錘公子慕容烽,看看招架不住,回馬便走。後燕兵上前護住主帥,一路敗退,直退到邺城城下,方才站住陣腳。大錘公子慕容烽率西燕軍在後追趕,追到城下,天色已黑,只好次日再戰。第二天,雙方又在城外展開激戰。邺城城牆,高大堅固,後燕皇帝「賈寶玉」
慕容錫,上得城來,觀看戰況,看到撕殺激烈,不由兩腿打戰,回頭一頭紮入身邊一位婦人懷裏。慕容錫身邊這個婦人乃是他的母親,與西燕皇帝的姑母同名,也叫慕容寶,所以中西燕皇帝的姑母皇妃又叫慕容玉寶,以別于這位後燕母妃慕容寶。且說後燕的慕容寶,今年也是58歲,高大豐滿白嫩,雖上了年紀,卻養尊處優,保養很好,細皮嫩肉,仍保持美貌。她的兩只大乳房,乳汁充盈,她因此被稱爲大奶羊。慕容錫自從她陰道裏生出來,就一直吃她的奶,一直吃到現在。慕容錫繼承皇位以後,立即將母後奸占,封爲皇妃,人稱慕容妃。慕容錫一刻也離不了母親的大乳房,隨時要吃奶。此時,慕容錫被戰鬥的激烈所驚嚇,他嚇壞了,一頭紮入母妃懷裏,慕容寶當然知道他想什幺,便解開胸衣,露出大乳房,將那大奶頭塞到兒皇帝的嘴裏,慕容錫就在城頭上,衆目睽睽之下,貪婪地大口吮吸著母親的大奶頭,大股大股的甘甜的乳汁被他吸下肚去。「後燕賈寶玉」慕容錫喝了母妃的奶水,漸漸回過神來,他發壞撕咬母親的大奶頭,慕容妃疼得叫了起來。城上周圍衛兵見了母妃的大乳房,個個不由陽具都硬了。慕容錫吃了奶,頓時來了精神,對周圍將士們道:「你們給我殺出城去,朕看誰殺西賊慕容烽盡力,便賞他可以享用母妃的乳汁!」衆將士聽了,嗷嗷直叫,如小老虎一般,殺下城去,加入戰陣。後燕的兵馬本來已經支持不住,西燕皇帝大錘公子慕容烽大錘落處,砸得後燕將士如爛泥一般,突然,城上下來一支生力軍,加入戰陣,雖只有五千人,卻個個勢如瘋虎,殺得西燕兵連連倒退,後燕兵方穩住了陣腳,雙方又進入相持階段。不斷有將士負傷上城頭療傷。慕容錫爲鼓舞士氣,便命母親慕容寶給負傷將士餵奶。「大奶羊」慕容妃産奶量很大,就算將她乳房吃空,過一會又是奶水充盈。她的奶水源源不斷,真不愧「大奶羊」之稱。
將士們吃了母妃奶,個個感動極了,提兵刃下城再戰。「賈寶玉」慕容錫的大哥,後燕第一勇將雙镗大將慕容立,與西燕慕容烽交戰,也負了傷,退上城頭。慕容錫賜這位大哥吃母妃奶。慕容立上前叼住大姨媽慕容寶的大奶頭,慕容寶頓時覺得一陣酥麻直透心底,幾乎要癱軟在城頭,她是坐在椅子上,袒胸露乳給將士們餵奶的,被慕容立這一吸奶,一陣興奮,幾乎暈眩。原來,慕容寶是先帝的皇後,所以她生的兒子慕容錫成爲太子,而她的二妹是先帝的妃子,生兒子卻在她前,生下庶長子慕容立,這慕容立長得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十二歲那年就奸了母親。
慕容妃也很愛這個高高大大的外甥。雙镗大將慕容立十八歲那年,一日,慕容妃正在宮中沐浴。不知大家去過臨潼沒有,去過臨潼的人都可以看到楊貴妃沐浴的華清池。慕容妃的浴池和楊貴妃的一樣,是陷在地下的一個橢圓池子,池裏畫著玉鳳,盛滿溫水。慕容妃一絲不挂,在蒸騰的霧氣之中,她的白嫩肉體越發誘人。
正在這時,年已十八歲的慕容立闖了進來。這時的慕容立已是高大威猛的大小夥子,甚得婦人喜歡。幫慕容妃沐浴的幾個美貌宮婦,早已被慕容立玩過,見他進來,也不阻擋。慕容妃忙把玉臂擋在胸前,嬌聲道:「立兒無禮,怎可擅闖後宮,快快出去。」慕容立看那慕容寶時,只見大姨媽一身白肉,兩只大乳房垂至腹部,又大又白又軟,兩顆深色大奶頭朝外撅著,像是等著人去咬,小腹下大片的黑毛,兩側腋下也是兩團黑毛,實在性感。慕容立看在眼裏,欲火中燒,他哈哈大笑道:「姨母皇後,您的豔名四處皆知,外甥垂涎已久,今日一見,方知名不虛傳!
果然一身白肉,美豔柔嫩啊。今日外甥一定要嘗嘗。」說罷上前,不由分說,
一把將慕容寶抱住。慕容寶早就聽說二妹早就被她這個兒子奸了,這個高大青年,強悍勇武,許多貴婦人喜歡,他也玩了不少貴婦,慕容皇後每每見了也忍不住陰道發癢流水,今日被他抱住,不知怎的,渾身發軟,嘴上還在申斥,身子卻已無力了。真是「甥兒扶起嬌無力」了。衆貴婦相幫著,慕容立將大姨媽抱出浴池,來到旁邊的床上,慕容立捉了姨母的嫩腳,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吞下,便啃了起來。慕容寶的嫩腳,長得很美很白很軟,吃進嘴裏真是美味可口。慕容立拿了姨母放在床頭的肉色短絲襪,使勁地聞了起來,直聞得陽具暴起。西門慶說,要玩女人,須得五個字,「潘驢鄧小閑」,男子這五點必得占一樣,才能玩到女人。
潘,指潘安,著名的美男子,驢,指生殖器大,鄧,漢代鄧通,有名的富翁,
指男人要有錢,小,指男子要學會在小地方哄女人開心,閑,要有時間。這五條,慕容立最突出的是陽具特大。他只要聞了婦人絲襪,陽具便壯大如公驢,因此很多婦人喜歡他。他本就力大絕倫,聞了婦人絲襪,常常一夜重創數十婦人,他母親便常常被他奸得起不來床。慕容寶見外甥聞了自己的絲襪後陽具大如驢毬,又喜又怕,她躺在床上,被外甥把嫩腳捉住,玉腿被掀起,姿勢很是狼狽,但她又如何掙紮得過這員勇將?只好就這個狼狽模樣任他亵玩。慕容立貪饞地吮吸大姨母的每根玉趾,細細地舔每個趾縫,癢得慕容寶淫水直流,嬌叫不止。慕容立一挺大陽具,緩緩捅入姨母陰道,他的陽具又粗又長又硬,直頂到慕容寶的子宮,慕容寶又癢又疼,不由叫道:「輕些…疼…」慕容寶已被頂到子宮,但慕容立那大如驢毬的陽具這時還有一半在陰道外,他退出了些,再次頂入,這次頂住子宮用力往裏頂,慕容寶又疼得叫了起來。慕容立一邊吮吸姨母的玉趾,一邊緩緩地頂著姨母的子宮,他每頂一下,那可憐的貴婦人便忍不住慘叫一聲!旁邊幾個貴婦,說起來都是慕容立的姑母姨母,見慕容立如此強悍的陽具,不由得胯下都濕了,忍不住紛紛上前。當時在場連慕容寶共有七個婦人,首先是慕容寶,她是當時的皇後,也是慕容立的大姨媽。其次是慕容寶的二妹叁妹,她二妹就是慕容立的生母,在場的還有慕容立的大姑母和二姑母,再有就是慕容立的姐姐和表姐,她們是慕容寶二妹和叁妹的兩個女兒。看到慕容立的大陽具,慕容立的大姑母先忍不住了,她托著自己的乳房,將大奶頭在慕容立的臉上摩擦,慕容立便舍了大姨的玉趾,一口吞下,將大姑的大奶頭狠狠咬住,大姑母疼得慘叫起來,但慕容立就是不松口,大姑母也就忍不住一直不停地叫著。慕容立的母親和叁姨,被這香豔情景所刺激,忍不住各捉了她們正被蹂躏的大姐慕容寶一只大乳玩弄起來,慕容立的母親還同時溫柔地吮吸著她大姐的大奶頭,女人吃奶與男人不同,女人知道女人的痛,所以吃起奶來特別溫柔,慕容寶被吃得很是舒服,另一邊,叁姨則捏著自己的大奶頭去摩擦她大姐的大奶頭,叁姨母自己先癢得叫了起來,慕容寶兩只大奶頭都舒服極了,她嬌聲呻吟道:「舒服…舒服…」慕容立繼續緩緩地頂入大姨母慕容寶的陰道深處,被慕容立咬住奶頭的大姑,這時也忍不住捉了慕容寶的一只嫩腳,咬了起來。慕容鮮卑女人的腳都長得很好看,慕容寶的嫩腳尤其是蓮中上品。她的嫩腳很是敏感,被大姑子咬得又疼又癢,直癢到陰道深處裏去了。慕容立在下面用力一頂,慕容寶又是痛楚又是舒服,忍不住喊了起來,真是「有了快感她就喊」啊。慕容立興致勃發,又狠咬大姑的大奶頭,大姑母疼得慘叫,忍不住也狠咬口中慕容寶的玉趾,慕容寶的淫叫頓時變成慘叫。慕容立的姐姐和表姐也在伺候皇後的婦人中,她們鑽到慕容皇後腋下,慕容皇後一身白肉,偏偏腋下長滿了柔密的腋毛,很是性感,兩個二十余歲的外甥女細細地舔著大姨的腋毛,舔得慕容皇後癢得受不了,連叫:「小蹄子們,快些松口吧,癢…癢…」
婦人中還有慕容立的二姑母,她也不甘落後。那慕容立一直將大姑母的大奶頭咬住不放,大姑母慘叫不絕,二姑母見了,便站上床頭,把陰部貼在慕容立臉上,她的陰丘上長滿濃密的陰毛,她把那一大撮黑毛在慕容立的大臉上蹭來蹭去,慕容立遂放開大姑的奶頭,一下咬住二姑的陰毛,往自己方向一拽,二姑也疼得叫了起來。這時,慕容立越捅越狠,動作雖仍是慢慢的,但使的力很大,頂得慕容寶疼痛難忍,她害怕了,連聲哀求慕容立住手,慕容立又頂了幾下,只見陽具上沾滿了血,他拔出陽具,慕容皇後陰道裏血不斷流出,她被外甥奸得子宮出血!
衆婦人忙上去,把嘴貼在皇後陰道口,把血喝了,把她陰道口舔幹淨。慕容立叉腰挺身而立,那大陽具仍硬著,衆婦人一起將他大陽具上慕容寶的陰血舔得幹幹淨淨。慕容皇後想含住慕容立的大龜頭,可他的大陽具大如驢毬,龜頭太大,她根本無法吃入口中,她只好用香舌溫柔地舔著外甥的大龜頭,把大龜頭上她自己的陰血舔幹淨,吃下肚去。慕容立陽具甚長,其他婦人也伸出軟軟的香舌,舔著那大陽具的「柱子」上的陰血。慕容立被她們舔得舒服極了,不禁是呼呼低吼,陽具更大了。慕容立的母親,在姐妹中排行第二的慕容珠,表情暧昧地看著兒子,既像是盼著他來弄自己,又像是有些害怕。慕容珠見大姐被奸得子宮出血,心裏說不出是什幺滋味,她看著兒子的大陽具,又是歡喜,又是害怕。自己的兒子高大威猛,很多婦人喜歡,作爲婦人她也不例外。但是兒子的陽具太大,她多次吃過苦頭,所以她又很怕兒子的大陽具。看著性感的母親那發騷的樣子,慕容立將她撲倒在床上。于是,慕容立的母親慕容珠,跪趴在床邊,她大姐慕容寶躺在她前面,她埋頭于大姐的陰部,細細地舔著大姐的陰道口,用香舌爲她清洗陰道,並減輕她的傷痛。慕容立站在床邊,挺起巨大的陽具,從後面慢慢頂入母親的陰道,直頂到子宮,慕容珠又是痛楚又是舒服地叫了起來。慕容立從後面握住母親的兩只美麗小腳,一下一下地頂撞著母親,進入母親身體的深處。慕容珠滿面痛苦,她子宮受不了兒子大陽具的頂撞,疼得受不了,疼得她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旁邊的婦人們忙用玉手扶住慕容立的大陽具,減緩他進入的速度,以免慕容珠受到更大的痛苦。慕容立又一次往母親身體裏面深深捅入,這一次,他停在裏面不再出來,而是用力往深處裏頂,極力要回到他出生前的故鄉。慕容珠的子宮口被那堅硬的大家夥頂得疼極了,她疼痛難忍,不顧一切地嚎叫起來,難以忍受的疼痛使得她只有咬住些什幺才能減輕些痛苦,她一口咬住大姐慕容寶的大叢陰毛,使勁撕咬著,慕容寶也疼得叫了起來。慕容珠又伸著兩手,抓住了慕容寶長及腹部的大乳房,使勁地捏著。老姐妹花叫作一團。慕容寶的大叢陰毛填滿了她二妹慕容珠的口腔,慕容珠撕咬著,嗚咽著:「受不了…實在受不了了…啊…啊…疼…疼死了…立,立兒…親爹!…饒了母親吧!…啊…啊…疼…疼啊…」她的陰血從陰道裏流了出來,她也被兒子奸得子宮出血了。高大威猛的慕容立很有風度,很懂得憐香惜玉,這也是他討女人喜歡的地方,更何況求他的是他母親,但他沒有馬上退出,而是又往母親身體深處狠頂了一下,向故鄉告別。慕容珠疼得發出尖聲慘叫!她拚命撕咬大姐慕容寶的陰毛,慕容寶也疼得尖叫起來。慕容立緩緩地將巨大的陽具從母親流著陰血的陰道裏退了出來。婦人們再次將他的大陽具吮吸幹淨。那天,七個貴婦被高大威猛的慕容立弄得叫做一團,慕容立把她們都奸了,是應她們的要求奸的她們,雖然慕容立動作盡量放得很慢,但他陽具太大,還是弄傷了這些嬌滴滴的貴婦人,她們都遭到重創。現在在城頭上,慕容妃又落到慕容立手裏,被他鑽在懷裏吃奶,那種熟悉的想被蹂躏的感覺又籠罩了她,她被這幺多男人吃奶,奶頭早已撅起,胯下已是濕透了。現在的慕容立,已是一位叁十余歲的大漢,力大絕倫的雙镗大將,當年被他奸弄的情景在眼前浮現,此時又被這比十幾年前更爲高大魁梧的大漢吃奶,慕容妃忍不住發出聲聲嬌叫!慕容立負傷不輕,吃母妃奶,幾乎吃了慕容妃半只乳房的奶,他飽飲了世間最高級的飲品,頓時來了精神,回頭就要再投入戰陣,慕容妃當衆從嫩腳上脫下一只肉色短絲襪,遞給了他,他拿過來貪婪地使勁聞了幾下,又回過頭來捉了慕容妃的嫩腳狠咬了那翹起的玉趾一口,慕容妃疼得尖叫一聲,慕容立頭也不回,勢如瘋虎,殺入戰陣。那情景,他聞了大姨的絲襪,就如同今天瘾君子吸了毒一樣,精神百倍!雙方又是一場大戰,苦戰良久不分勝負。後燕皇帝「賈寶玉」慕容錫在城上看得心焦,他本是個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人,心裏一煩,便想拿婦人發泄。
他也不管那幺多,將母妃拖進她停在城頭的大轎,就玩弄起來。後燕皇帝慕容錫也叼住母妃慕容寶的大奶頭吸飽了奶,他設想著萬一自家軍隊戰敗的情景,那實在太可怕了,那種絕望的感覺籠罩了他,他一陣發瘋,狠咬母妃的大奶頭,母妃疼得慘叫起來!慕容錫想入母妃,陽具卻硬不起來,他把陽具塞入母後嘴裏。轎內是張大床,慕容錫坐在床邊,母後跪在床前大口吮吸兒皇帝的陽具,吮了半天,只是半硬。慕容錫一陣焦躁,起身將母妃推倒在床上,抄起床頭的一柄玉如意,不由分說,就捅入了母妃的陰道,直捅子宮。慕容錫將母妃雙腿掀過頭頂,這樣她的陰道口就處于全身最高的位置,慕容錫坐在母妃屁股後頭,手執玉如意,如搗蒜般狠搗母親的子宮,慕容妃疼得連聲慘叫,轎外的將士大臣們聽了,無不陽具勃起!聽了母親的慘叫,「賈寶玉」慕容錫陽具也硬了起來。他這時極想奸母,便躺到母妃床上,陽具沖天。在他的命令下,母妃蹲在兒皇帝的陽具上,皇帝聖旨,她雖爲母親也得服從,她慢慢往下坐去,小心翼翼地用玉指將皇帝的陽具放在自己陰道口,再慢慢坐下。慕容妃蹲著慢慢一起一落,皇帝的陽具在母親的陰道裏,被嫩滑濕潤的陰肉摩擦得舒服極了。看著平日裏養尊處優社會地位尊貴的貴婦人如此淫賤,尤其還是自己的生母,「賈寶玉」慕容錫舒服地歡呼著,他看見母妃的兩只大乳房在她腹部不住晃動,便狠狠抓住一只,擠壓起來,大股奶水被擠了出來,噴了皇帝一臉,他淫笑著,吃著奶水,極爲舒服。母妃慕容寶的胯下長滿濃密的黑毛,黑毛之中,深褐色的陰唇緊緊包住兒皇帝的陽具,慢慢地一起一落,那兩片大陰唇也隨之慢慢地翻開合起,白色的沫子從這個貴婦人的陰道慢慢流下,順著慕容錫的陽具流到他身上,再流到床上,可見母妃淫水之多。慢有慢的舒服,「賈寶玉」慕容錫細細享受著母愛,他是個多愁善感之人,生性脆弱,對這種和風細雨的溫柔母愛很是受用。慕容錫的陽具在母妃的溫柔愛撫下越來越硬,他玩得性起,于是命母妃轉過身去,仍是蹲著一起一落,但每次她擡起肥臀的時候,她的屁眼就完全暴露在後燕皇帝眼前。慕蓉妃的屁眼長得很精致,屁眼兩側肛毛叢生,甚是性感。慕容錫看在眼裏,一陣沖動,將手指插入母妃的屁眼,慢慢地挖,慢慢地摳弄。慕容妃被弄得很難受,她忍不住呻吟起來。慕容錫幹脆命母親將自己的陽具退出,將肥白屁股坐在自己臉上,慕容妃那精致的屁眼正對著「賈寶玉」慕容錫的大嘴,慕容錫細細地舔著母妃的屁眼和肛毛,舔得津津有味,他的口水舔在母親的屁眼裏,弄得母妃慕容寶不停地嬌聲呻吟。慕容錫又坐起來,再次將母妃按在床上,他將陽具插入母妃深深的乳溝裏,乳汁作潤滑劑,便奸起母妃的大乳房來,母妃兩手抱住大乳,她的大乳房之間形成一個窄縫,供皇帝插入。慕容錫陽具實在是太舒服了,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將陽具抽出乳溝,頂在母妃已有皺紋卻仍很好看的臉上,精液噴射而出,射得母妃滿臉滿嘴都是,這種香豔的景象使慕容錫多射了不少精液。母妃皺著眉頭,一邊忍受著兒皇帝精液的狂射,一邊張嘴接受精液的射入,然後咽下肚去。慕容錫覺得好像過了很久,才射完精,感覺體內空空如也,一身輕松,無比舒暢,同時也再無一點力氣,母子倆在床上癱作一團。這時,外面的戰場勝負已見分曉,吃了母妃奶的後燕將士們勇氣百倍,將氣勢洶洶的西燕軍殺得大敗,後燕兵一路追殺,西燕兵連連敗退。雙镗大將慕容立率後燕兵大勝回朝。後燕皇帝慕容錫大喜,大賞有功將士。
他回到後宮,將母妃百般玩弄,以發泄狂喜之情。西燕皇帝大錘公子慕容烽,
直退到太行山腳下,方才站住陣腳。他百思不得其解,後燕敵軍本來不如自己西燕雄兵,這一仗西燕軍怎幺就敗了呢?之後,他終于知道了答案,原來是後燕母妃慕容寶甘甜的乳汁發揮了奇效。
叁大燕國淫傳(叁)卻說叁大燕國中,西燕帝國和後燕帝國激戰正酣,南燕帝國卻剛剛平定了一場內亂。南燕帝國,面積七百五十萬平方公裏,海上疆域遼闊,包括山東半島及太平洋許多島嶼,山東半島是南燕帝國最西邊的一島,再往東是鮮卑半島南部,繼續往東則是本州島,本州島人口極多,比西燕帝國和後燕帝國人口總和還多很多,南燕天皇就建都于此。南燕帝國諸島有不少荷蘭裔,本州島主要民族是大和族,總人口的1/3爲荷蘭裔。本州島上有一邪馬台部落,十分強大,不服南燕天皇,起而反抗,南燕天皇世代統治本州,基礎雄厚,豈容邪馬台反抗?南燕天皇慕容達,率大和兵,經十年苦戰,終將邪馬台擊敗,邪馬台女王以下皆被俘虜。那些被俘虜的邪馬台貴族和平民,都被大和人作爲「部民」,就是奴隸。女部民就是性女奴,遭遇尤其悲慘,連邪馬台女王也成了大和貴族們的性女奴。叁年後,慕容達大帝六十余歲時去世,他的母親慕容嬌即位,成爲「武嬌女皇」,她即位時已83歲,由于保養得好,看上只五十余歲,而且甚爲性感,她早與兒皇帝慕容達長期母子亂倫,已結爲夫妻,所以兒子死後,她以母親和妻子的雙重身份登上皇位。慕容嬌的小兒子慕容非,今年叁十余歲,被母親立爲太子,他也是母皇胯下的常客。這慕容非,文武雙全,卻最喜歡帶著一幫大和貴族,淩辱玩弄那些女部民,作爲娛樂節目。這一日,慕容非又和一大幫貴族在他的宮裏開始了娛樂節目。今天的節目是女子相撲比賽,由女部民出場相搏。第一個出場的是個荷蘭裔女部民,她原是邪馬台的一個女貴族,被俘後作爲性女奴已叁年了。這個荷裔女部民名叫媚熱母,今年五十余歲,身高1米85,頗有姿色,黃色毛發,像她這樣的荷蘭裔性女奴,大和人擁有成千上萬,不足爲奇。這媚熱母一出場,只見她,兩只大乳長及美麗大腿,奶白色皮膚,渾身上下幾乎一絲不挂,只穿了一條小得不能再小的白色t形帶,她的陰毛又多,大叢亂蓬蓬的黃色陰毛從帶子兩邊伸出,兩大塊肥白的大屁股肉,又白又軟,沉甸甸的,隨著她走路的步伐不住顫動。她的腳長得倒甚爲嬌小,十分光滑白嫩。媚熱母的對手是一位本州荷蘭混血裔女部民,原來是邪馬台女平民,名叫洋子,四十余歲,身高1米7,容貌俊美,乳房也很發達,長及陰部。打扮與媚熱母相同,這是規定穿著。比賽在宮殿中央的一張大桌上進行,衆大和貴族圍在四周觀看。執法的貴族一聲令下,兩位女部民便抱在一起扭了起來。因爲失敗者將受到嚴懲,所以雙方都竭盡全力想戰勝對手。媚熱母身高馬大,如同一座肉山壓向對手。洋子卻也不是十分矮小,而且年齡小幾歲,力量相對較好。作爲前邪馬台的女平民,她對當年的女貴族也沒什幺好感,這些女貴族當年也是騎在她們頭上作威作福的,現在大家都淪爲女部民了,洋子當然對她不會客氣。她們都扯住對方的t形帶,想一下就把對手摔倒。這些女部民本是體弱婦人,根本沒受過訓練,當然是怎幺順手怎幺來,全無章法。而且她們的比賽規則是要使對方倒下不能起來爲止,這就很殘酷了。這兩個婦人扭在一處,四只大乳頻繁碰撞,煞是好看。媚熱母憑借身高優勢,扯開對手的勒進屁股溝裏的帶子,將手指摳入她的屁眼,想一舉將她摔倒。洋子疼得尖叫一聲,爲了不至摔倒,她急忙抓住媚熱母的大乳,將她大如紅櫻桃般的大奶頭咬住,兩個婦人都疼得直叫,洋子的屁眼快被撕裂了,媚熱母的奶頭也被咬得很疼。兩個婦人相持不下,最後轟然一聲,雙雙倒在大桌上。她們互相扭住,都死命摳入對方屁眼。周圍的貴族見她們那四只白腳長得好看,便伸手去摸。洋子一直死死咬住對手大如紅櫻桃的的大奶頭,媚熱母也一口咬住洋子的大如葡萄的大奶頭,她們都疼得直叫,僵持不下。旁觀的大和貴族趁機將她們另一只奶頭也拿起放在嘴裏撕咬。她們乳房太大,攤在大桌上,她們無法顧及,只得任由玩弄。她們的四只白腳都被大和貴族吃進嘴裏,她們雙腿被貴族們控制住,已無法站起,就這幺倒在大桌上互相扭在一起。由于規則是必須使對手徹底失去抵抗能力,所以她們都狠咬對手的大乳頭,結果是都慘叫不絕。她們的t形帶早被扯歪,媚熱母黃毛茸茸的陰道口和洋子褐毛茸茸的陰道口都暴露在衆貴族的眼前。南燕太子慕容非走上前去,分別將兩根木棍插入她們屄裏,她們就這樣屄裏夾著木棍繼續搏鬥。由于白腳,大乳,還有陰道都遭到攻擊,這兩個婦人不由自主地從陰道裏流出淫水,大桌上濕了一片。她們倒在大桌上,渾身沾滿她們的淫水,仍在努力扭打。還有一些貴族用力拍打她們的肥白屁股,叫道:「快!
快!母豬!」終于,洋子忍受不住奶頭的疼痛,先昏死過去。當值裁判的貴族宣布媚熱母獲勝。洋子被擡下大桌,等待她的將是殘酷的懲罰。媚熱母作爲獲勝者,留在大桌上,准備迎接下一個對手。下一個對手出場了,筋疲力盡的媚熱母朝對手那裏一看,原來竟是她的兒子一郎。一朗今年二十歲,媚熱母原先在邪馬台的丈夫是本州人,所以一郎是混血裔。南燕帝國盛行母子亂倫,所以她們母子早已亂倫了。而且大和貴族最喜歡看女部民母子相撲,這已是家常便飯了,所以媚熱母沒有太慌亂。但要和自己的兒子搏鬥,她心裏仍然說不出是什幺滋味。
一郎跳上大桌便和母親扭在一起。一郎身高約1米74,全身什幺也沒穿,一把便扭住母親的t形帶。母子兩人無論誰失敗,都將受到嚴厲的懲罰,所以都應該盡力取勝,一郎盡全力想放倒母親,但母愛是偉大的,媚熱母甯願自己受到嚴懲,也不願災難落到兒子頭上,所以她未盡全力,結果被兒子摳入屁眼,一下就將她掀倒在大桌上。一郎壓在母親的肉體上,突然,那種和母親肉體親近的欲望突然冒了出來,盡管是在充滿敵意的環境裏,但媚熱母的肉體實在太性感了。以前和母親亂倫的那中熟悉而親切的感覺,一下子籠罩了一郎。他現在正在和母親肌膚相親,雖然是對手相撲,一郎的陽莖卻控制不住地立了起來!一郎和母親緊緊抱在一起,緊摳母親的屁眼,他聽到母親發出了呻吟聲,那是白種熟婦遭到性攻擊時發出的低沉的呻吟聲,一郎很熟悉那種聲音,這種聲音以前他和母親交配時經常聽到的。
聽到如此性感的聲音,還有被壓在下面的母親的肉體的溫熱,使得一郎的陽莖越來越硬。母親性感的嘴就在他前面,他一下子控制不住,用自己的嘴將母親的嘴堵住。大和貴族們看到這一幕,高興地叫道:「插她!插她!讓她起不來,你才能獲勝,不然,我們會讓你受到嚴懲!」男性失敗者將被送去暗無天日的地牢終身監禁。想到這可怕的後果,加上母親肉體的誘惑。一郎不顧一切了,他來不及想太多,求生的欲望和對母親身體的欲望使得他立即對母親發起最後的攻擊。
他扒開母親的t形帶,拔出母親屄裏的木棍,強行將陽莖頂入母親的陰道,他出生的地方。爲了能重創母親,一郎索性下了大桌,站在桌邊狠捅母親的陰道。媚熱母側臥在桌上,一條修長的美腿被高高擡起,亮出陰道。兒子站在捉前,騎在母親一條美腿之上,掀起另一條美腿,亮出陰道口,將陽莖奮勇插入她陰道裏。
媚熱母的陰道剛才被木棍捅入,現在又遭到兒子的凶狠沖撞,她忍不住連聲嚎叫。
多日未親近女人的一郎現在將母親奸汙得直叫喚,不由獸性更加熾烈,他張開血盆大口,把母親的大奶頭咬在嘴裏,凶惡地撕咬著。媚熱母痛苦地哭叫著,她疼得已毫無反抗能力了,只有任兒子宰割。媚熱母就這樣側臥著被兒子捅得死去活來。大和貴族們看得是個個陽莖勃起,獸性發作!媚熱母側臥著,一只大奶頭被兒子咬住,另一只大乳房攤在大桌上,那個在桌前擔任裁判的大和貴族早已看得陽莖勃起,他抓起媚熱母的那只大乳,也開始撕咬她的大奶頭。媚熱母疼得連聲慘叫。她的玉臂伸著,平放在桌上,露出腋下濃密的黃毛,又有大和貴族低頭去舔她濃密的黃色腋毛,又把媚熱母癢得受不了,她掙脫不開,痛苦地哭叫著。
她全身都在被男人們玩弄,誰叫她長得性感呢?一郎舉著母親一條美腿,越捅越快。
母親的美麗小腳在他眼前晃動,他一口吞下,盡情撕咬。媚熱母被奸弄得淫水泛濫,叫作一團。母親的尊嚴蕩然無存,成了一條淫賤的母狗。一郎覺得母親的陰道裏舒服極了,溫暖極了,他的陽具就要失控了。突然,他怒吼著抖動起來,把熾熱的精液全部射入母親陰道裏。媚熱母汗淚滿面,一大堆白肉癱在大桌上,嬌喘籲籲,已是爬不起來了,裁判當即宣布一郎獲勝,他被押出場地,仍去做他的苦工,卻免了終身監禁之苦。臨走之前,他請求那裁判,用刀幫他剪下母親的一撮黃色陰毛,准備以後慢慢享用。裁判淫笑著答應了他。裁判則扒下媚熱母的t形帶,帶子早已被媚熱母的淫水浸濕了,那個大和人准備拿回去,也慢慢享用一番。媚熱母作爲失敗者,被擡下大桌,准備接受殘酷的懲罰。這天一共進行了十五場比賽,比賽結束,十五位失敗的婦人都被擡進宮殿中央,對她們的嚴懲即將開始。八位女部民被迫並排坐在大桌的四邊,每邊兩個,每個婦人之間有一定間距,每個婦人都手扶桌面,兩腿分開,腳搭在桌沿上,亮出陰道口。她們都是原來邪馬台的女貴族女平民,都是些四五十歲的性感熟婦,這時都已精疲力盡,嬌喘噓噓。大和人將一些粘液塗在她們的陰道口。不一會,大和人牽進來幾頭東洋大公馬。大公馬們似乎聞到了什幺,直奔那些女部民而來。原來,她們陰道口被塗抹的是母馬發情時陰道分泌的粘液,公馬聞到了,當然興奮了。一頭大公馬奔到洋子面前,低頭聞洋子的陰道,公馬巨大的陽莖漸漸伸了出來。公馬大鼻孔裏噴出的熱氣都噴到了洋子的陰道口,洋子又驚又怕,她本來就怕動物,看到如此巨大的陽莖,嚇得魂飛魄散,她想跑,卻嚇得渾身無力,而且周圍那幺多大和人,她也跑不了。幾頭公馬的下面是剩下的另七位女部民,只見她們跪在公馬的下面,溫柔地撫摸公馬的雄莖,並且不停地舔公馬的雄莖,在婦人的愛撫和母馬分泌物的雙重作用下,公馬的雄莖變得又長又大。伺候洋子面前的這頭公馬的是媚熱母,她跪在公馬下面,大口大口地吮吸公馬的大龜頭,在婦人溫柔的吮吸之下,大公馬不由性起,縱身一躍,在八匹馬中率先將前腿搭在大桌上,媚熱母扶著公馬的雄莖,找准洋子的陰道口,公馬迫不及待,向前一挺,就將雄莖頂入洋子陰道。
公馬的雄莖實在是太大了,洋子感覺頂到肚子裏去了,她疼痛難忍,不顧一切地慘叫著,兩條玉腿分開著,被公馬強行頂入。媚熱母幫助公馬把雄莖頂入洋子的陰道口,見剛才的對手現在如此狼狽,她心中有些報複的快感,但同樣作爲女人,她又有些不忍,而且待會就會輪到她來吃這幺大的苦了,想起來,媚熱母也不由一陣陣地害怕。公馬那幺大的雄莖,哪個女人不怕啊?洋子的陰道剛才已被木棍捅傷,就算沒傷,她也受不了這幺巨大的陽莖啊!她半坐在大桌上,仰面看著她身體上方的巨大的公馬,不由發出絕望的慘叫!這時,桌上的八個女部民分別被八頭公馬插入了。慕容才看著公馬將雄莖插在女部民的陰道裏,造成女部民慘叫,自己也不由陽莖硬得難受。他早已安排好一批宮廷畫匠,在一旁描繪這熟婦與野獸的雜交一刻。公馬的雄莖插在洋子的陰道裏,用力往裏頂,洋子的子宮口遭到了嚴重的傷害,這是一種酷刑。而且公馬雄莖太粗,洋子雖然生過兒子,陰道口被撐大了,但陰道平時是閉合的,猛然頂入這幺粗大的家夥,即使是她剛才被摳屁眼時,陰道已分泌了些淫水,陰道也張開了些,但也無法一下子容納這幺個大家夥,她的感覺陰道被公馬撕開了,疼痛難忍,再加上子宮被頂,洋子發出痛苦的嚎叫。勢大力沉的大公馬在洋子的陰道裏長驅直入,洋子的陰道裏溫暖濕潤,不次于母馬,她身上的大公馬感到很舒服,噴著熱氣,隨後大股的精液噴射而出。
公馬的精液對于女人來說可是太多了,女人的陰道根本無法容納,一部分精液射入了洋子的子宮,多余的精液就順著洋子的陰道口流了出來。大公馬前蹄一擡,從桌上退了下來。慕容非命媚熱母將洋子的陰道口舔幹淨,媚熱母只得伸著香舌舔著洋子的陰道口,洋子的陰道已被奸腫了,根本碰不得,媚熱母舔得她又疼又癢,不停地哭叫。媚熱母舔了很久,慕容非才命她停止。然後,在他的命令下,人高馬大的媚熱母被迫采用了另一種姿勢,她站在地上,上半身伏在大桌上,那頭剛剛蹂躏過洋子的大公馬顯然已經恢複,洋子雖被奸得行動困難,還是被迫跪在馬下,愛撫吮舔公馬雄莖。在洋子的溫柔愛撫下,大公馬重振雄風,前蹄踏上桌面,洋子玉手扶養著雄莖,對准媚熱母的陰道口,從後面插入媚熱母的陰道。
媚熱母完全像一頭母馬那樣被公馬交配,饒是她人高馬大,畢竟也受不了公馬的大陽莖,她和洋子以及這些相撲的女部民都是些上了年紀的婦人,哪裏受得了大公馬的蹂躏啊?何況她的陰道剛被木棍和兒子蹂躏過?!媚熱母只覺得子宮口快被頂破了,她疼痛難忍,汗淚滿面,痛苦地嚎叫起來。洋子癱在媚熱母腳下,也痛苦地呻吟不停。大公馬又在媚熱母的陰道裏射了精,然後退下。在慕容非等人的逼迫下,洋子又掙紮著趴在媚熱母身上,將她流淌著血汙和馬精的陰道口慢慢地舔幹淨。就這樣,十五名女部民全部與八匹公馬進行了交配。然後,她們都被擡了下去。她們起不了床了,以後會在床上躺很長時間。在床上養傷期間,她們也還得接受大和貴族的蹂躏。慕容非看得獸性大發,決定親自上陣了。他命人將又一位女部民帶到宮殿上,放在大桌上,這是一位孕婦,已是四十五歲的半老婦人了。這位性感熟婦她可非同尋常,她就是原邪馬台女王,名叫玲子,身高約1米63,是一位非常肉感的婦人。邪馬台滅亡,玲子女王被抓爲性女奴,受盡蹂躏。她和十幾歲的兒子相依爲命,可憐的王子現在身爲奴隸,哪裏會有女人,于是媽媽便成了他的女人。玲子爲兒子懷孕了,現在已經八個月了。玲子女王被放在大桌上,一絲不挂。慕容非看那婦人時,只見她一身白肉,兩撇黑毛從腋下竄出,奶子翹翹的,奶頭子又大又黑,直直地撅著。陰部被大叢黑毛覆蓋,腳不大不小,長得很周正。婦人的大肚子非常大,很是性感,慕容才看得陽莖發硬,欲火中燒。南燕太子一聲令下,大和貴族們撲了上去,將玲子女王按倒在大桌桌邊,像一群惡狼撕裂一頭溫順的母羊。兩個大和男人使勁揉搓玲子女王的奶子,吃她的奶頭子;另兩個擡起她的玉臂,舔她腋下的黑毛,還有兩個,捉了她的兩只白腳肆意亵玩;一個大和貴族上了桌,坐在玲子女王的大肚子上轉磨磨。那兩個玩女王腳的大和貴族捧著玲子女王的白腳細細品賞。那玲子女王的腳長得很是周正,保養得又滑又嫩,一看可知是高貴女人的腳,那兩個大和貴族歎道:「不愧是女王的腳啊!」一口吞下,各吃一只,細細品嘗。慕容非抄起剛才插媚熱母的那根木棍,殘暴地捅入玲子女王的陰道。玲子女王的大肚子和陰道口被弄得疼痛難忍,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哭叫。這個四十五歲性感熟婦的哭叫聲更加刺激了大和野獸們的獸性。慕容才持棍,越捅越狠,玲子女王哭叫著,被捅得死去活來。
慕容非一口氣捅了好一陣,覺得有些累了,才停了手,他把木棍插在婦人陰道裏,然後伸手去摳弄婦人長著肛毛的屁眼,玲子女王被摳又癢又難受。慕容非命手下取來一顆夜明珠,慢慢塞入玲子女王的屁眼。玲子屁眼脹得難受極了。慕容非把用手指那夜明珠捅進去,完全塞入玲子女王的屁眼,直到完全看不見了,他才滿意。然後,慕容非將木棍從玲子女王陰道裏拔出,站在桌邊,那個坐在女王大肚上的家夥也下來了。玲子女王被拖到桌邊,慕容非將他早已硬得難受的陽莖捅入玲子女王的陰道。剛才那個坐女王大肚子的家夥現在迫使女王用玉手握住他的陽具,爲他手淫。邪馬台滅亡叁年了,玲子女王被俘後也做了叁年的性女奴,殘酷的蹂躏使得她當年女王的威嚴蕩然無存,她被折磨得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成爲一條淫賤的母狗,男人們要她幹什幺她就幹什幺。她一邊受著奸汙和玩弄,一邊還得用玉手撫弄那男人的陽具,在女王玉手的愛撫中,那個大和男人舒服得呼呼低吼。
慕容非一下緊似一下地沖撞玲子女王的陰道,每撞擊一下,玲子女王的大肚子就隨之劇烈晃動。玲子女王痛苦地慘叫著,她怕肚子裏的孩子會被折磨死。她全身都在被大和男人們玩弄,肉體上和精神上的雙重痛苦使她發出絕望的嚎叫!
玲子女王雪白的肉體躺在大桌上,兩腿弓起,分開,遭受一夥男人對她全方位的玩弄。
玲子女王的陰道裏非常溫暖濕潤舒適,慕容才覺得控制不住了,看著玲子女王晃動的大肚子,慕容非倍感刺激。他從玲子女王陰道裏抽出陽莖,來到玲子臉部前面,將陽莖頂在玲子女王已有皺紋但很性感的臉上。慕容非手持陽莖,他的陽莖此時熱得發燙,硬如鐵石!他將陽莖在梁子女王的臉上敲打著,盡情地侮辱她。
突然,慕容非後頸一陣發麻,精液瘋狂射出,全部射在玲子女王的臉上和嘴裏。
玲子女王怕精液射入她大眼睛,皺著秀眉,眯起眼睛,她無法躲避,只好任南燕太子把精液射得她滿臉都是。慕容非和衆人命她把嘴張開,女王張嘴稍慢一點,那些玩弄她的男人就狠命撕咬她的奶頭,她疼得發出慘叫,張開了嘴,不少精液都射入她嘴裏,她被迫咽下肚去。慕容非奸了玲子女王。然後,在場的大和男人們一個接一個地進入那個性感孕婦的身體。對玲子女王的折磨持續了一天一夜,終于把孩子從她大肚子裏擠壓出來了,這是次痛苦的難産,生出來的是個男孩,足足折磨了媽媽兩個時辰,他才擠出媽媽的陰道。玲子女王的陰道被慕容非等人奸腫了,然後又被正出生的兒子撕裂了。孩子出生後,慕容非等人繼續蹂躏這個性感女部民。慕容非吃到了她此次分娩的初乳。那個孩子一出生就參與輪奸他的媽媽,用他的頭把媽媽陰道撕裂了。慕容非將他認作養子,打算他長大一些就和他一起繼續蹂躏玲子女王。這個孩子起名慕容伸二,後來封爲南燕帝國的親王,成爲著名的色棍,辣手催花,習以爲常。母親玲子女王則成爲他的終身性女奴。
叁大燕國淫傳(完)且說西燕慕容烽率大兵與後燕軍決戰,莫名其妙地轉勝爲敗,一直敗退到兩國交界的太行山下,才算站住陣腳。西燕敗兵亂哄哄地紮下營盤。慕容烽眼見殘兵敗將,心亂如麻,滿腔郁悶,自他出道以來,戰無不勝,大錘公子的威名威震天下,從未像這樣莫名其妙地戰敗過,一想起這些,他的心情就極其煩躁,這時,他只想找些什幺狠狠發泄一下,于是,他走進了他的大帳。
在大帳的角落裏,早就搭好了一張大床,床上躺著兩個老婦,哼哼著,動彈不得。
她們就是慕容烽的姑母慕容玉寶和母親慕容秋。這兩個性感老婦自西燕起兵以來,就一直被慕容烽帶在身邊,每天夜裏盡情蹂躏,有時白天也不放過,她們是慕容烽的後妃,這也是理所當然。只是,她們上了年紀,受不了慕容烽夜夜蹂躏,都被糟蹋得起不來床了,只有每天躺在床上,任慕容烽隨意玩弄。這兩個性感老婦躺在大床上,一絲不挂,見慕容烽進了大帳,向她們走來,她們驚恐地看著他漸漸逼近,盡管她們行動不便,卻也不由得將身子向床裏面躲避,但又能躲到哪裏去呢?慕容烽走到床前,見這兩大堆白肉,那是他熟悉的,親切的,母親和姑母的肉體,在這兩大堆白肉上,他得到了多少安慰啊!一見到這兩大堆白肉,他陽具就硬了。姑母慕容玉寶驚恐地看著皇帝道:「皇上,臣妾的身體,連性命都是皇上的,自然任憑享用,只是,臣妾們上了年紀,嬌質弱體,只求皇上憐香惜玉,能憐惜臣妾們一些。」慕容烽正在煩悶,哪裏聽得進這些,見姑母的大白腳長得秀美白嫩,不由分說,一把捉住,一口吞下,狠狠撕咬起來,又捉了母親的小腳,拿在手中細細端詳。母親慕容秋的腳長得嬌小,白皙,標致,拿在手中實在催人性欲。慕容烽又舍了姑母的大白腳,一口將母親的美麗小腳吞下,咀嚼起來。母妃慕容秋只好擡著玉腿,伸著小腳,任兒皇帝品嘗。母親小腳的美味刺激了慕容烽,而戰敗的郁悶也同時刺激著他的心靈,他怪吼一聲,張口狠咬母親那翹起的玉趾,疼得慕容秋尖叫:「嗷——!臣妾求求皇上,輕些咬,疼……」
饒是她爲皇帝的生身母親,在皇上面前也得稱妾。皇帝不但未有絲毫減弱,反而母親的痛苦更加刺激了他的獸性,他咬得更狠了。他不但狠咬母親慕容秋的小腳,又再度把姑母慕容玉寶的大白腳一把捉住,將姑母和母親的兩只香蓮的第一根玉趾同時含在口中。慕容玉寶怕他咬,但又不敢掙紮,只好被他含在口中。慕容烽細細地吮吸母親和姑母的兩根玉趾,他看著這兩個性感老婦各自擡著一條玉腿供他品嘗玉蓮,不由一陣陣地沖動,狠狠撕咬她們那兩根玉趾,姑母慕容玉寶和母親慕容秋疼得同時嚎叫起來。慕容烽百般玩弄姑母和母親的香蓮,玩了好久才算告一段落,放下她們的腿,道:「今日,朕要好好玩玩!把腿分開!」慕容玉寶和慕容秋只得把各自兩條玉腿分開,亮出她們長滿黑毛的陰部。慕容烽先去湊近母親慕容秋的陰部,見母親的大撮陰毛實在性感,便伸手狠狠揪住,慕容秋疼得一皺眉。
慕容烽淫笑道:「母妃的陰毛可真多啊。」然後伸出手指,撥開陰毛,扒開母親的大陰唇,撥弄著母親的陰道口。慕容秋被兒皇帝玩弄小腳,已經流了不少淫水,慕容烽蘸了淫水,放入口中吃了,更加興奮,繼續去撥弄母親的陰道。慕容秋的陰部早在這些日子裏被兒子奸腫了,哪裏受得了他粗暴地撥弄?忍不住又哼哼起來。慕容烽邊撥弄母親的陰道邊問道:「原來朕就是從這裏出生的,母妃,朕問你,朕出生的時候,母妃你痛不痛啊?」慕容秋哼哼著說:「痛……很痛…
…」
慕容烽狂笑道:「哈哈,朕一出生就將你奸了,你說,朕能幹不能幹啊?」
當年分娩的痛苦,慕容秋當然不會忘記,而這些日子被這兒皇帝夜夜奸弄,也給她帶來難忍的折磨,她連忙答道:「能幹,皇上能幹……」慕容烽道:「母妃,你被朕蹂躏,只能怪你自己,爲什幺生出朕這樣的兒子!」說著用右手食指猛捅母親的陰道,慕容秋頓時疼得慘叫起來!慕容烽又用左手食指狠捅姑母慕容玉寶的陰道,慕容玉寶的陰道也在這些日子被他奸腫,被他這一捅,也疼得慘叫起來。
兩個性感老婦叫作一團。慕容烽又改用兩手的中指去捅母親和姑母的陰道,中指更粗更長,慕容秋和玉寶叫得更厲害了。她們的陰道腫著,被慕容烽捅得很疼,同時她們也很癢,淫汁不斷湧出。慕容烽狠捅她們的同時,也不時吮吸手指上她們的淫汁。吃了母親和姑母的淫汁,聽著她們的痛苦嚎叫,慕容烽捅得更爲凶狠。
兩個性感老婦被捅得受不了,一邊叫著,一邊忍不住彼此緊緊抱在一起,把嘴貼在一起,互相拚命親吻著,這樣彷佛可以減少一些痛苦。慕容烽看在眼裏,更是獸性大發,叫道:「好淫婦,朕今日不用陽具,非玩死你們不可!」慕容烽一邊叫著,竟喪心病狂地將兩手握成鐵拳,分別捅入母親和姑母的陰道。慕容秋和慕容玉寶上了年紀,陰道松弛,本來可以容納皇帝的鐵拳,但現在她們的陰道被皇帝摧殘得腫得成了一個小眼,與幼女無異,哪裏還受得了鐵拳強行捅入?!
疼得這兩個貴婦人放聲哭叫!慕容烽獸性更加熾烈,鐵拳直搗婦人子宮口,兩個老婦更是慘叫不絕,連聲哀求:「皇上饒命……臣妾……實在吃不消……又疼…
…又癢……皇上……饒了臣妾吧……」戰敗的郁悶和母親姑母肉體的刺激使得慕容烽成了一頭野獸!她們越是苦苦哀求哭叫,慕容烽越是捅得瘋狂!姑母慕容玉寶和母妃慕容秋的陰道被摧殘得疼極了,又癢極了,一方面疼痛難忍,同時又淫水直流,這種難以形容的痛苦使得老婦們快要發瘋了!她們絕望地嚎叫著嘶喊著。
慕容烽一邊捅一邊命令:「擡起玉腿!」本來緊緊抱在一起親嘴的兩個老婦生怕吃更大的苦頭,不敢有少許緩慢,趕忙分開,仰面躺著,將四條玉腿高高擡起,雖然她們明知慕容烽的命令就是要她們吃更大的苦頭。她們自己用手扒著白嫩豐美的大腿,兩腿分開著,高高舉在半空,亮著屄眼,使屄眼暴露得更加徹底,這樣皇帝捅她們就更方便了。慕容烽看到母親和姑母如此淫蕩的姿勢,他更加瘋狂,將兩只鐵拳狠搗她們的子宮口。慕容烽力大無窮,兩只鐵拳搗下,慕容秋和慕容玉寶哪裏受得了,疼得連聲慘叫!慕容烽又命她們翻過身來,但她們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了,慕容烽親自將她們翻過來,使她們撅起肥白的屁股,跪趴在床上,她們無力支撐,有著皺紋同時又很有風韻的臉,貼在床上,上半身完全癱軟。慕容烽細細地端詳著姑母和母親的屁眼,她們的屁眼長得很精致,屁眼兩邊是細細密密的肛毛,頗爲性感。慕容烽貪饞地舔起姑母慕容玉寶的屁眼來,慕容玉寶屄還疼著,屁眼卻被舔得很癢,那種感覺令她全身癱軟,真是難以形容,她忍不住又叫了起來。慕容烽一邊舔著姑母的屁眼,一邊又伸手去摳母親慕容秋的屁眼,母親也被他弄得不停地叫喚。慕容烽再度瘋狂!他將兩柄玉如意分別插在母親和姑母的屁眼裏,然後伸出兩手的中指從後面同時狠捅母親和姑母的陰道,兩個上了年紀的貴婦人又痛苦地嚎叫起來。慕容烽覺得母親和姑母這種姿勢真如兩條淫賤母狗!她們撅起的肥白柔軟的屁股就在慕容烽眼前,極大地刺激了慕容烽的獸性,他一邊捅,忍不住大口狠咬母親和姑母屁股上的肥軟白肉,疼得她們淚流滿面,連聲慘叫。慕容烽見母親和姑母的腳後跟都極白嫩光滑,白滑如玉,不禁贊道:「好玉蓮!」不由得低頭去舔她們精美的腳後跟,舔她們白皙敏感的腳心。
慕容秋和慕容玉寶被舔得很癢,同時陰道又被捅得很疼,屄痛腳癢,她們忍不住痛苦地哭叫道:「嗚……嗚。皇上。你饒了我們吧。實在是。受不了啊……」
這兩位貴婦人多年養尊處優,細皮嫩肉,又加上上了年紀,哪裏受得了如此粗暴蹂躏啊?她們被蹂躏得幾乎快瘋了,不顧一切地嚎叫著呼喊著!慕容烽的陽具硬得快要爆炸了!他從姑母和母親的陰道裏抽出手指,各捉了她們一只玉腳,將硬梆梆的陽具去捅她們白嫩敏感的腳心。這兩個貴婦人的腳心極爲柔軟,慕容烽的陽具捅在上面舒服極了,什幺叫溫柔?他覺得母親慕容秋和姑母慕容玉寶的腳心是世上最溫柔的。慕容烽一下接一下地捅著母親和姑母的柔嫩腳心,再也控制不住了,突然後頸一麻,精液狂射,一股又一股,極其猛烈,都射在母親和姑母的玉腳上!慕容烽瘋狂地吼叫著,對婦人肉體的摧殘的快感,和戰敗的郁悶,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通通釋放出來!
慕容烽感覺射了很久,直到把最後一滴精液也射在母親玉腳上,他才長出一口氣,覺得渾身輕松,兩腿一軟,跪在母親和姑母的床前。慕容秋和慕容玉寶的淫水把床上流得一塌糊塗,她們的玉腳上滿是皇帝的精液。慕容烽命她們互相吮舔對方的玉腳,把玉腳上的精液舔得幹幹淨淨,並且都吃下去。她們互舔玉腳時,又忍不住呻吟不止,慕容烽罵道:「真是兩條淫賤母狗」!他把陽具先後塞入母親和姑母的嘴裏,命她們舔得幹幹淨淨。漸漸地,慕容烽陽具又硬!慕容烽不用陽具,用手和棍,一連蹂躏了母親和姑母叁天叁夜,將她們摧殘得兩大堆白肉癱軟在床上,再也起不來了。休息數日之後,在最好的慰安婦母親慕容秋和姑母慕容玉寶肉體的安慰下,慕容烽才從沮喪的心情中緩解過來。他重抖精神,收拾殘兵敗將,並且向後方催促援兵。不多日,後方援兵趕到,大錘公子慕容烽重整旗鼓,准備再度東征後燕,一雪前恥,不勝後燕決不收兵,兩國間一場新的大戰爆發在即。

久久五月天亚洲综合